Mr.C

心怀邪念者应当觉得无上荣耀。

一份来自地狱的报告(下)

致敬深渊组食屎的朋友🙃

I,Frankenstein.:

以下内容大部分来自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队友




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刚看完第一卷,有种怀疑人生的感觉。


浪费一下午时间(包含中途睡着的那两个半小时)看到的东西……难以言喻。


来来来我们来看细节。






1.


  “你在想什么?你不专心!”手上突然一疼,明妮吃痛中回过神,才发现王储正瞪着一双大眼睛,气鼓鼓地望着自己,“你是不是……是不是在想你……你丈夫?!”


  “他是我的丈夫,难道我不该想他吗?殿下。”相处六年,明妮深知王储的性格,骄傲自持的同时又敏感细腻,需要人时时刻刻哄着劝着,她就这样哄了六年,现在实在有些乏了。


  王储白皙的脸颊泛起了一抹潮红,说不清是因为气恼还是害羞:“我不许你想他,明妮,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你,我爱……”


  “殿下,这样的话以后不要再说了。”明妮温柔然而坚决地将一根手指按在了王储的嘴唇上,“您该知道,这种话会带来怎样的麻烦。”


  “可我不要你离开,明妮,明妮,我的可人儿,你留下来,我会去和母亲说,我会娶你!”


  “你我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殿下。别再说孩子气的话了。”




【据作者自己说王储和明妮(女主母亲)这一段是她编的……既然如此我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是如何想出这种脑洞大开的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故事,虽然这位总裁是青涩了点,看到这里是不是有“女主果真是淤泥一朵莲”的感觉!王储的爱说不要就不要了!我知节守度我淡漠优雅……且看后面这位的变化hhh】




2.


  “能一样吗,明妮?你哥哥和你能一样吗?你将来出了嫁就是别人家的人了,你哥哥可是能一直留在我身边的。”母亲的话句句在理,令人无可反驳,却又好像毫无道理,满是漏洞。明妮这样回忆着,脸上还要对兄长绽放出一个看似温婉的微笑:


  “哥哥,您来了,快请坐。”




【这段还在讲女主母亲,说实话作为贵族家庭来说,如此理直气壮地对女儿灌输这些思想我还以为是天朝特有的,虽说那时候德意志女人相对欧洲来说的确不够自由但也不至于到了除了嫁人就一无是处的地步吧?尤其是这好歹还是个有身份的女孩?我有理由怀疑作者大大参考过某类王爷文,求当天扒聚聚喜欢何种小说。】




3.


  “你这是什么话,明妮?!嫁了人怎么也不贤良淑德些?你这个样子很危险,该好好改改才是,不然哪天非得离婚了不可,到时候多丢人。”她的兄长被气红了脸,立即端起了一副家长的派头,开始指责起明妮,“你看看,你当初出什么宫嫁什么人,要是留在宫廷里岂不是更好?”




【又来了,贤良淑德,贤良淑德,你当欧洲宫廷圈那堆情妇全是妓女出生的吗……】




4.


 “殿下,别害怕,有我在呢。我已经包下了一家小旅馆,吃的东西和住的地方都是不缺的。现在您带我去看看陛下吧。”




【嗯,这位威武霸气的明妮夫人抛下她所认为的无能老公追着王室跑,最后如圣女降临一般解救了处于水深火热中的王室一家,作为偶尔写点字的小透明,表示太太果然是太太,凭空捏造这么大一个恩情真是大胆卓绝。】




5.


  手帕落在肩上的一刹,吕佐夫就闻到了那上面带着的若有似无的兰麝香气,一丝一丝地撩人心窝。他不由得就抬头望了过去,结果就看到了春日里最美的一幕:美人临窗而立,一头红发被束在玫瑰色的东方头巾中,只有一两缕鬈曲垂落在肩头。一袭纯白丝绸长裙沿方形领窝装饰着三层细褶,被春风吹得飘飘欲飞。她还裹着一领流行的开士米披肩,普鲁士蓝的颜色将她搁在窗沿上的手臂衬得更加白皙娇嫩,圆润丰泽。她被女仆搀扶着,眉宇间有化不开的忧愁,仿佛深锁城堡中亟待解救的公主。吕佐夫攥着那方手帕,盯着美人如画的眉目,几乎看得痴迷了。




【赞美聚聚文笔,“一丝一丝撩人心窝”比当前三流言情小说所用“柔滑的秀发”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美人临窗而立”后一节,勾勒出一位神仙妃子的形象,“眉宇间有化不开的忧愁”犹如《雨巷》中那位丁香姑娘。这位吕佐夫与我们女主母亲的相遇可谓是十分诗意了,明妮的一方手帕如蝴蝶般掉落在他的肩头,于是男人那么回头一望——啊!我一生的爱啊!通过描绘我们的女主母亲是多么地美丽,充分解释了为毛他们一见面就能爱上并且爱得无头无脑的原因。】


【文稿整理人:旁友们 还记得潘金莲和西门庆是怎么对上眼的吗 套路套路.jpg】




6.


  明妮便指挥着仆人将吕佐夫抬进她丈夫的房间,叫来了医生为他检查伤口,又让女仆备好温水,她亲自帮吕佐夫擦干净了脏污的面颊。看着吕佐夫英武的轮廓,紧闭的双眼,高挺的鼻梁,线条硬朗的嘴唇,明妮只觉得心脏噗噗乱跳,莫名其妙地感到脸红心热。她连忙把余下的工作交给薇罗妮卡,自己匆匆避到门外。然而不过几分钟,她又忍不住偷偷向屋里张望,没出息的模样活像十五六岁的怀春少女。




【我们的女主母亲爱上吕佐夫先生的理由同上,一位淡漠优雅,清明疏离的有心计的女强人看见这硬朗的日耳曼男子线条瞬间就跪了,无论作者之前想把她描绘得多么英明。哎,女人啊,真是种神奇的生物。……别打我!我发誓我绝对没有不女权。】


【文稿整理人:想想陀氏是怎么写真•怀春少女给阿廖沙处理伤口的,赵女士的水平,啧啧啧啧啧】




7.


  “可我还能怎样称呼您?您只能是吕佐夫先生。”泄了气的话一出口,睫毛就湿润了。平生头一次对自己已婚的身份后悔不迭,若是自己再等几年,若是未嫁时能遇到他……




【恨不相逢未嫁时,才遇见多久这位脑子冷静一心想把家族带上荣耀之巅的女人就恨不得和他谈婚论嫁了……】




8.


  “明妮”这个词颤颤地从他的舌尖滚落,炙热得滚烫,滚落在自己的心尖儿,心脏仿佛都不能承受它的热度。整个人虚脱酥软得恨不得晕倒在地,然而眼珠却一时半刻不肯离开他,恨不能将他刻入眸子深处。那一瞬间,似乎所有的花朵都在同一刻绽放,阳光雨露都是如此灿烂而辉煌,普鲁士的义军兵败施特拉尔松德,席尔的头被砍下,送给热罗姆波拿巴当战利品,这一切都与己无关,满心满眼都是他。为了一场迟来的爱情,城市陷落,人民死去,国家倾覆,都好像只是一页无关紧要的背景,重要的是他,现在握着自己的手。




【看到以后我忍不住模仿着聚聚写一段:那一瞬间,似乎所有矢车菊花瓣都无力地垂落下来,粉红的万字如此清新鲜艳,nazi主义的倾塌,facis暴徒的头被砍下,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了,(血染江山的画,怎敌你眉间一点朱砂?】




9.


高大魁梧,她娇小玲珑,仿佛天生就该如此契合在一起。明妮将头枕在吕佐夫的怀里,侧过脸去看远处花架上蓬蓬满满,开得热热闹闹的粉白蔷薇,只觉得那颜色绚丽得如同此刻自己的爱情。他的唇靠过来,带着浓烈的男性的气息,让她不由自主地臣服。他吻着她,而她从未经历过如此激烈的吻,仿佛要将灵魂从口中吸走似的。她不甘示弱地回应着,在这个吻里倾注着所有对婚姻的幻想,对爱情的渴望。




【他,高大魁梧;她,娇小玲珑;他们如此契合,天生一对。只因命运的捉弄擦肩而过,在乱世的无奈中,只能如昙花短暂一现……我们的爱情如同那热闹的粉白蔷薇,鲜艳绚丽如同爱情的模样……




我说这一段怎么读起来不通顺,斗胆帮聚聚拆了一下排列语序,一下子都对了。】




10.


  1778年,她被请入凡尔赛宫,焦头烂额的波旁王室寻她卜问王室的未来。当她看到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时,她怵然而惊,拜伏在地一言不发。在众人的再三逼问下她方才开口:“陛下,恕我直言,您只有几年的生命了,断头台在等着您。”而四年后,路易十六和王后一起被送上了断头台。此时的勒诺曼开始在巴黎小有名气。


  而到了1793年,雅各宾派最出名最有权力的三人,马拉、罗伯斯庇尔和圣鞠斯特慕名来找她占卜。勒诺曼摆弄着塔罗牌,告诉他们说,他们所有人都将死于非命,而马拉是第一个。几个月后,马拉被女刺客刺死,一年后,另外两人也被指控为叛国罪,砍掉了脑袋。


  而她最为出名的预言则是关于波拿巴的第一任妻子约瑟芬的。当年的她预言这个寡妇会是天命之人,将在一段时期内掌握法国的命运,最终还会成为王后,然而终将被丈夫所抛弃。这预言一出,便引来无数的嘲讽。可后来约瑟芬嫁给拿破仑后当真成为了法兰西王后,却又因为多年无嗣而被离弃。这个预言的成功让勒诺曼成为了本世纪最为著名和灵验的占卜师。




【在看粉万的时候我就觉得聚聚有一点特别厉害,她一篇文能写出n个文风,比如前面大片大片花朵渲染的典型大陆式伤别离言情风;比如写奥蒂莉亚和四王子的“瘦猴”“胖妞妞”之台言风,再比如当要开始介绍背景的时候就突然毫无杂质,插入其中如同还没有完全被论文融合的抄袭资料。依稀记得当年看粉万的时候古德林一本正经的用百科式综述语句给隆美尔安利一位戏剧家(还是谁?记得不太清)的语气hhhh可是聚聚,您的基本风格不是历(jin)史(jiang)正(xiao)剧(yan)么】




11.


  “有那份时间你不如留在家里好好练练法语,”明妮不大高兴地扫了正大口喝汤的奥蒂莉亚一眼,只觉得女儿带坏了她乖巧的儿子,“别跟着你妹妹到处疯玩。她一个疯丫头,你别把自己降低到她的标准上去。”


【当着儿子的面这么埋汰女儿,嗯,真是贵族人家女性作风。】




12.


“那就是她的命了,这都是命。”奶娘微微叹气,然后又轻拍着奥蒂莉亚,给她哼着摇篮曲,“您快睡吧,睡吧。”




 “在国王的眼皮子底下做情妇,那不就是自寻死路吗?”明妮低着头,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事已至此,懊悔又有什么用呢?好在我还有孩子,以后,便靠着他们了。”




【这一段连吐槽的力气都没有了……您第一段里的高贵冷艳呢?您和您王储情人对抗的方式就是把女儿匆匆嫁给高官么。靠着孩子还以为自己做出抉择多么不容易啊。】




13.


 男孩子什么的最无聊了。奥蒂莉亚嘴里叼着根草叶,百无聊赖地看着自己的哥哥和阿尔布雷希特王子打打闹闹地玩打仗游戏,她用鼻子哼哼了两声,以示不屑,却差点吹出个鼻涕泡。谁要和他们一起呆着啊,简直无聊透了!




【结婚什么的最无聊了!做皇家情妇什么的最无聊了!谁要和威廉那个白痴组cp呢!】




14.


  “卡尔!”阿尔布雷希特郁闷地捂着后脑,哀怨地白了卡尔一眼,这可是自己亲生的三哥啊。然而还没等他腹诽完,卡尔就不知从哪里摸出根小棍,啪啪啪地抽在了他的手心上,抽得他嗷嗷直叫:


  “叫你再撩猫逗狗,叫你再欺负小孩,叫你再满嘴胡说,给我长长记性,再这么不长记性回头我告诉父亲和大哥,提前把你扔回军营去。”




【阿尔布雷希特你绝对不是亲生的,女主母亲和女主不断在旁白中倾诉自家虽然富裕但也不是什么大来头,但就因为女主光环你哥哥们不顾皇家礼仪也不问清真相直接选择了不信任你,说来他们也不信,前文真是女主先动手的】




15.


  奥蒂莉亚其实顶顶不喜欢和这些小女孩们相处。在她看来,她们一个个浅薄无知,空有漂亮的皮囊却不知往里填充些思想。但她又不能太不合群,因此只得有一搭没一搭地应付着。现在她们正恭维艾格尼丝冯劳默尔长相美艳,就这么一会儿工夫已经有不少王室出身的绅士和她搭讪,请她跳舞了。




【……您前文如果不提一句您在看书,就冲天天在王室周围胡搅蛮缠地玩耍我真的不觉得您和那些浅薄小女孩有啥区别,区别是她们温柔优雅而您显得比较刁蛮吗(还有您母亲考你哥哥时候您突然蹦出来的大局观的确不错,可惜我真的没看出前文哪里有比较好的铺垫了……】




16.


  “不过他倒是比咱们都有眼光,”王储回忆着奥蒂莉亚柔软娇小的身躯,暧昧一笑,“咱们都没发现奥黛已经是大姑娘了。你不也抱了她,有没有觉得虽然还是个小女孩,但身体别有一番滋味?”




【历史上的王储真的这么猥琐吗,作者你不是自己说他和王妃关系还不错吗……而且这位奥蒂莉亚小姐才十四岁!】




17.


  奥蒂莉亚的话让明妮对她侧目许久,最终她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这个总算还有点脑子,看来这几年的书没白念,但可惜不是个儿子。




【又来可惜不是“儿子了,说真的我一直怀疑作者塑造这位母亲(不考虑她历史形象,反正历史上的宰相也不会是女的)的用意,她真的太像一位天朝封建时代的母亲了,在欧洲你家女儿又不是结了婚就得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至于吗】




18.


玛丽安不知道阿尔布雷希特这是发什么神经,虽然申豪森宫离柏林不远,但自己还怀着孕呢,如何能舟车劳顿?她越想越委屈,脸色越来越难看,忍不住朝阿尔布雷希特吼了出来:“你又在发疯,我还怀着孕呢!”


  “那些农妇怀着孕的时候还下田劳作呢。”阿尔布雷希特扔给玛丽安一个大白眼,后者差点被他活活气死:


  “你拿我和农妇相提并论?!”


  “都是女人,还不都一样?”阿尔布雷希特不在意地摆摆手,突然一拍脑袋,“啊,对了,你们派个人去通知那个小胖妞,我记得她家有庄园在申豪森吧,让她来见我。”




【我第一反应想的是……某徐大诗人……这个实在是太渣了,要是历史上真这样就罢了,要是不是您搞这么大新闻是不是要负责,比如王子殿下名誉精神损失费什么的】




19.


所以她必得要奥蒂莉亚早早嫁人,好为玛尔维妮聚拢起人脉,“玛尔,你来说说,你想让你姐姐去很远的地方上学呢,还是想让她嫁人,和她丈夫一起疼爱你呢?”




【哦草哦草,我在国产文里面也没见过这么恶心的套路啊,只有天朝偏远地区魔幻重男轻女主义才与您有一拼了】




20.


  “这一点你就不用操心啦,奥托,我从没把我的爱人当成和我不平等的人来看待。或许我看其他女人会有那么一些受社会风俗的影响,但奥黛和她们是完全不同的。在我看来,她当然是个独立的人,只是不够成熟,还有些天真烂漫的幼稚。而我作为她未来的丈夫,自然有义务在她的一些事上发表意见,这不是什么干涉,而是为了不让她因为稚气任性而误入歧途。”


  罗恩的说辞让奥蒂莉亚很是满意,毕竟那时的她还年轻,罗恩又是她的初恋。倘或是她二十年后再听到这样的话,她保证自己会劈头盖脸啐那说话的人满面:“这是什么屁话!我一个成年人,就算误入歧途,就算幼稚任性,做出的决定一塌糊涂,那也是我自己的事,与你何干?要你来发表意见,发表个屁!就因为你是个男人,长了根高贵的阴爨茎吗?”




【可你就还是个孩子……您要独立也不是一点意见都不听的吧……这种情况真的不用强调您是个独立女性什么的……】




鉴于第二第三部我真的看不下去了我就再吐槽一点比较杂乱的东西,比如三部的标题,我觉得其实还是可以有点创意的,比如《威廉明妮家的孩子》还好,《另一个俾斯麦家的女孩》要开始走英国博林姐妹的路子了,第三部叫《女人是更好的外交官》我就真的无语了……如果不是我太猥琐想到了什么歧义就是……您这都反政治正确了,不但又开始重复之前某部巨著中主角万人迷万人那啥的路子,看简介似乎还有姐妹骨科?嗯……嗯……




另外除了中枪最惨的宰相大人,在第一部埋下的伏笔中不知俄国亚皇等人会不会也中枪……希望有看过的童靴能通知我一下……要不然我只能看聚聚锁在ao3的《奥蒂莉亚与马夫.avi》压惊了(←是真的,货真价实的av)





一份来自地狱的报告(上)

地狱的搬运工🙃

I,Frankenstein.:

这个周末,多吃了不少牛肉面奶盖茶才强压恶心完成了这篇报告,在次感谢以身试屎的诸位队友。




首先给赵女士送上Judith Butler的一句话:“只探讨如何使妇女在语言和政治上得到更充分的再现是不够的;女性主义批判也应当了解‘妇女’这个范畴——女性主义的主体——是如何被生产,同时又如何被它赖以寻求解放的权力结构本身所限制。”




尽管赵女士生硬地描写了奥黛的一系标语式呼号(“.…..我要摆脱女人只是花瓶的传统,让男人们正视我的存在!”这种板滞的文字像不像林黛玉慕圣?只不过现在的政治正确不是儒教而是女权罢了),试图通过设定奥黛学习骑马击剑、和马车夫偷情(不确定这一段是否在正式出版的版本中删除了)证明她是一个反抗文化律法建构其社会性别的主体,或者说通过种种与社会文化预设的女性身份不符之事达成一种否定之否定。按照赵女士的构思,这个主体应是代表独立自主的女性形象的,但这个“奴隶”几乎没有表现出任何有价值的意识,反而被赋予了大量令人作呕的神态、举止,完全不足以成为与之对照的“主人”,与同时期的女性庸众别无二致。因此我们可以认为前文所述情节未能丰满人物形象,实在是为女权而女权。




“另外她还需要面对嫁人生子一系列的问题。她也不如历史上的自己那样容易踏足仕途,几乎无法用正常的渠道进入外交界……这一切都是身为男性所不需考虑,而身为女性会为之困扰的”




难道因为结婚生子等难题是同时期男性政治家不需面对的,就有理由随意“将时间线提前”?叶卡捷琳娜二世生下保罗之后遭到冷遇、在冬宫生下疑似私生子的安娜,维多利亚女王在给Vicky的书信中坦言自己对生育的厌恶,“在那个时刻我们仿佛狗或奶牛”、“我希望弗里茨适时地被你的苦难所惊吓,那些极度自私的男人们不会经历哪怕一分钟我们这些可怜的奴隶不得不忍受的一切。但不必惧怕结果,也别告诉贵妇们,她们只会警告你这是对一件非常自然的事小题大作”、向她描述怀孕期间长时间阅读公文是一种折磨,凡此种种,都是真实存在的女性政治家的经历。忠实反映即便是女王公主也要面对的种种困难——尤其考虑到这是一个医药尚不发达的时代——才是一个有意为女性权益发声的作者应当做的,而赵女士,“模糊时间线”,使用的还是诸如“三四十岁就不能生育”这种违背自然科学常识的理由(莱渣妈37岁生的她,我妈31,嗯),无疑暴露了其思维惰性和历史知识的匮乏。真实的历史足以展现从政的特权阶级女性“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会遭遇什么”,足以反映他们的时代对女性的轻视和压迫;一个矫揉造作的女版俾斯麦的出现,实属多余。




此前赵女士只会赞叹“休言女子非英物”以期搭上女权的顺风车,到了最近一次访谈突然考虑起了“女主在女性独立问题方面的历史局限性”, 考量的恐怕不是“历史人物的性格”而是我们的文章吧?




若是聚聚有心痛改前非,做一个对得起她职业和读者的“深圳90后新锐女作家”,应该把粉万智齿和她的二本学校一起藏着掖着才是。然而赵女士只知指责我们“没法讲道理”,声称自己没批评过别人,进一步怀疑我们是否与其有利益纠葛,同时把头埋进沙子拒不承认自己的文章就是有问题,我甚至在想聚聚和阿Q同姓是不是冥冥之中的某种巧合了。


(自己的文章值多少钱心里就没点那啥数吗,想想怎么会有其他出版社会把这种十八线言情当作竞争对手多花钱?那可真是中国出版业的末日了!)


此处附上赵女士在佛山、广州场期间群内发言精选,前一天还说没人怼不开心、说我们是菜鸡,第二天就拒绝一切批评,回答问题支支吾吾中途跑路,在粉丝群装可怜,赵女士这又算什么?一问三不鸡?走地鸡?还是“我母鸡呀”?






真的自拍博主了🤦‍♀️

瞎拍
想要相机

一份来自深渊的报道

摊手.jpg

wcayls:

呕心沥血长篇大作!国庆长假集体阵亡为哪般?今日给大家带来一份来自深渊的报道:


        旁友们!深渊有话要港!








更多精彩内容可以期待下期:一份来自地狱的报告



完了变成一个只想自拍的人)。

真的要变成美妆博主(???

您是真nb

巨巨搞了什么傻逼玩意撕了什么逼我真的一点也不关心我跟这个圈没有几毛钱关系

拿辄留说事的我可日你妈的狗逼吧
活着的人多的是
不仅活着还要看您入土呢

I,Frankenstein.:

死亡并不新鲜,活下去更不稀罕。




某巨巨的某些粉丝,唯一能炫耀的事莫过于自己还活着,为蛆虫般的活蹦乱跳自鸣得意,仗着q群匿名功能满嘴喷粪。




一口一个主子,洗脚婢就是理解不了正常人的友谊,看谁都是奴才。贴吧有人不喜欢您家巨巨立马如丧考妣,八竿子打不着也要把辄留拉出来背锅以示效忠,还要追到lofter耀武扬威一番,好咯我是十八线咸鱼您是大大nb上天,您爱豆巨巨天下第一。送上表情包,自己填空。




去年9.26进了icu的辄留好友也不是没有,但人家好好地出来了,我也不能去死啊,我不但要活过毕设还要继续活下去,既然是被提问钦/点的辄留亲信我可得给好好您添堵。




在看着你的不只是b-i-g b-r-o-t-h-e-r,还有我,还有无数和辄留甚至没在网上说过一句话但良心没坏的人。新仇旧恨会有人一并替她记下,预谋强制侮辱妇女的、装可怜造谣生事的、人前人后两张脸的,嘴上说不喜欢她连她的读书吐槽都盗的,没事跑到逼乎挂一串人的,一个都不会忘。










化嫉妒为眼线咯
不管 我比老米画的好
膨胀 没有逼数